歡迎訪問20美文網

心靈的到達

作者:20美文網 來源:網絡 時間:2017-05-08 閱讀: 字體: 在線投稿
廣告位

  “畫 圖恰似歸家夢,千里河山寸許長。”每當看到辛公的這句詞就會覺得真有意思,進而再琢磨琢磨,倒體味出些許悲涼的意味來,料想他心中是到達過家鄉了吧。詞集 翻至另一頁,是陸游的“此生誰料,心在天山,身老滄州。”畢生的血淚凝結出的詩句像一柄薄薄的利刃直刺山河之中,迸發出一首激慨悲烈的挽歌。

   “不 可得”乃世間至苦。想入世的人得不到名利,想出世的人得不到超脫,想戰死沙場、掩骨黃沙的人因為種種原因難以實現。你說他們苦嗎?可是卻有那么多人奮不顧 身地執著追求著自己認為理所當然的事——因為他們的心靈已經到了夢寐以求的地步,即使身處濁水泥濘之中,也因那一絲信念的燭光獲得些許的寬慰和力量。

   葉 圣陶先生寫過一篇童話,叫《花園外》,講的是一戶貧苦人家的孩子對花園里的風景心向往之,經典美文,但卻被花園的門衛拒之門外,他沒有錢買門票。只能站在門口幻想著 花園之中的美景,他幻想著鳥兒在花枝里啼囀,蝴蝶翕動斑斕的翅膀,每一朵花芯里的花蜜,都凝結成一顆顆蜜糖,滑過鮮嫩的綠葉,滑到他的舌尖,他真的感到了 一絲甜蜜……然而一個富人家的孩子撞過他的肩膀,歡快地由父母領著跑進了花園里,打斷了他的幻想,他始知自己還身處花園之外。但他卻比進入花園還獲得了更 多的幸福與滿足。

  心 靈的到達并不只講的是某個地方,也可能描述的是某種意愿的達成。《世說新語·任誕篇》里那位高雅的隱士夜半飲酒,四望皎然之時忽然憶起住在剡溪的友人戴安 道,索性冒著雪前往剡溪拜訪他,行船至天色蒙蒙亮,終于到了剡溪,www.deerlakehotel.cn,剛要叩門,他卻收手吩咐童子打道回府。童子覺得奇怪,他只一笑,說:“吾本乘興去,盡興 而歸,何必見戴!”——這就是著名的雪夜訪戴的故事。對于他來說,見不見戴已經毫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愿已經滿足,乘興去盡興歸,枝頭雪滿此意滿。

   心 靈的到達,我更樂意理解為一種境界的到達,佛家六祖慧能所說的頓悟、道家的飛升都可看作是一種心靈的到達。心靈與塵世肉身產生了不可調和的尖銳矛盾之時, 有些人總會找到一個恰如其分的突破口,譬如莊子的哲學,魏晉南北朝時崇尚清淡玄理的風氣。當然,我不是讓每個人都超脫出世,也有很多人積極入世,最終到達 了常人不可企及的巔峰。

  “我見青山多嫵媚,料青山見我應如是。”還是稼軒詞把這種“心靈的到達”提升到了一種凜若晨霜的境界。

  ——那就是“心靈的融會。”

  記得余秋雨在《文化苦旅》里怎么說的來著?

  “千般荒涼,以此為夢;萬里蹀躞,以此為歸。”

    標簽:
    廣告位
    廣告位
    廣告位
    尊龙下载 -尊龙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