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20美文網

最后一片雪花

作者:admin 來源:未知 時間:2020-05-11 閱讀: 字體: 在線投稿
廣告位
 

馬碩和燕秋已經分手快三年了。

三年來,他怎么也忘不掉她,每天下班后,依然習慣性地打開她的博客,看看她一天的心情,聽聽她最鐘愛的情歌,品味她一天的生活。有時候,他也作一下點贊和短評,看著她的博客,他就感覺燕秋就在自己的身邊,從來沒有走遠。她有時候高興,有時候悲傷,有時候失落……更多的是她對大學的雨季、家鄉的色和遠方雪景的描寫,卻少有深秋和盛夏的記憶……因為她,馬碩的情感更是一次次的此起彼伏。

就這樣,他每天都是靜靜地注視著,依然作些點贊和短評,直到有一天,她的博客上突然掛滿了她和先生的婚紗照,那些照片有的清晰,有的卻很模糊,每一張照片的下面都有行看都看不清的小字:“我要嫁人了,不再等你,也不想更新博客——除非你能在今年的寒冬接住我家屋檐下那最后一片雪花。”

看著那些凌亂不堪的照片,讀著那行歪歪扭扭的小字,馬碩頓感傷懷,他癱倒在沙發里,連流淚的力氣也沒有。慢慢的,他站起身來,望著辦公桌上她那張巨大的照片,心里讀著她的手機號碼,馬碩一次次的淚如雨下。其實,他們原先很相愛,一直是學校公認的金童玉女,卻因為連續幾次不大不小的誤會而黯然分手,彼此不愿意先道歉,都等著對方低頭。年少的倔強,盡管誰也不肯妥協,可心里卻依然滿滿地裝著對方……幾年的情感,哪可能是說放棄就可以放棄的?

轉眼間,快三年了,馬碩一直想去找燕秋,想當面對她說一句“對不起!”,想及時告訴她,“我是真的愛你!”,更想對她承諾,“如果我們結婚了,以后,咱家你說了算!”可他一直沒有這個勇氣。

如今,馬碩的父母早已年邁,一次次的催著他結婚,母親更是以死相逼。他迫于無奈,總覺得對不起父母的養育之恩,但他無法妥協,因為他的心里實在難以放下燕秋,他們戀愛了三年。三年,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堆積起來的情感,怎么可能輕易放得下呢?再說了,還有那么多沒有說完的知心話……沒辦法,在那個烈日炎炎的夏季,他只能離開家鄉,來到另外一個城市,一個他倆曾經讀書和戀愛的寶地,在這里,他們度過了四年美好的時光;這里,有他倆太多的記憶和甜蜜。

今年的冬天已經悄悄來了,外面寒風四起,雪花紛飛。馬碩躺在床上,望著外面的銀裝素裹,想到遠在他鄉的燕秋,他的心碎了!那些婚紗照是真的嗎?為何如此的模糊?最后一片雪花?她到底在哪兒呢?

“我要嫁人了,不再等你,也不想更新博客——除非你能在今年的寒冬接住我家屋檐下那最后一片雪花。”讀著那模糊的小字,想著這幾年的酸甜苦辣,馬碩的心里有點發憷,慌忙中,他連外套也沒有拿,摔開門就沖了出去……

走出家門,馬碩卻沒有了方向,他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蕩著,不知不覺的,他來到一個小區,發現15棟202室的燈還亮著,這不是軒宇小區嗎?15棟202室?那是他們以前的出租屋,他的心一下子顫動起來,朦朧的燈光吸引著他,近了,近了,又走近了,窗臺上居然有一盞臺燈,透過薄薄的白色窗紗,他分明看清了那盞粉紅色的菊花臺燈——那不是自己送給燕秋的生日禮物嗎?怎么還有印著紅色玫瑰的白色窗紗?難道……難道……

外面的雪花越來越多,仙女散花般撒落在馬碩的頭上。猛然間,他醉了!伸出雙臂,馬碩接住了一片雪花,飛一般向202室奔去……(黃宏宣,中國散文家協會會員,中國東方作家創作中心會員,江蘇省作協會員,國家三級創作員,在各類刊物、網站發表作品三千余篇,十多篇散文在各級評比中獲獎,出版散文集《我這十年》和長篇小說《深深嘆息》)

 

南京育英第二外國語學校(南京江北新區育英路57號)

郵編:210044  電話:13057576807


    標簽:
    廣告位

    推薦閱讀

    廣告位
    廣告位
    尊龙下载 -尊龙app